发送邮件
有誰認識包子和維爾的嗎?!
 点赞 (7) | 评论(1)
ps:今天第二更呢!居然有人在看,不可思议。 卫军的铁蹄已踏破了城门,皇宫中的宫女、太监甚至是文官武将都慌乱的逃难去了,南王默默的坐在大殿之上,在他身后红鹤安静的看着下方空无一人的殿堂。 “散了,都散了。”南王失落的声音自上方传来,带着些许的不甘以及解脱,这份江山动乱的太久了,南国在他的带领下苦苦的坚持了三年,如今也终于到了尽头,卫国的军队已兵临池下,偌大的皇宫之中就只剩下他一人,不,至少还有红鹤陪着他。 想到这里,他也觉得有了些宽慰。 “红鹤,你进宫以来也快有十余年了吧?” 他没有回转过头,他知道她不会离他而去。 “回禀南王,红鹤入宫已十年有余。”红鹤的声音自南王的背后传来,悦耳、动听以及一丝就算外人也不难听出的情愫。 “是么,已经这么久了啊。”南王感慨万千的说道“说起来,如今我已不在是王,你不必再如此多礼了” 城门处。 无数的卫军不停的朝着皇宫奔来,沿途的百姓皆关闭了门窗,没有了任何阻挡的卫军用着疾风一般的速度直奔昔日人气鼎盛的皇宫大殿而来。 “南王,你可愿再观红鹤一舞?”红鹤走到下方殿堂处,俯身作了一礼 。 “如果红鹤你还愿意在这没有伴奏所在起舞的话。”南王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的表情不知何时起变得温柔起来 。 得到了南王的许诺,红鹤在下方殿堂中姗然起舞,双手一扬,轻薄的织纱飞舞,如同那灵巧的蝴蝶一般扇动双翅,右脚脚腕处用力一转,整个人带着宽大的华服飞扬而起,作为南国第一舞姬的她依旧如同昔日一样吸引着世人的眼球,可惜的是此处只有她和南王两人而已,不过对于她来说,这样就足够了吧? 暮的,红鹤停止了舞动,缓步走到南王面前。 “南王可否与红鹤共舞一曲?”红鹤直视着南王的眼睛,虽是一届柔弱女子,却如同其名字一般,让人觉得温暖、开怀。 “有何不可?”南王走下了龙座,来到了红鹤的身边,他像是明白了什么开怀的笑了起来,原来这里,才是他的归宿“今日,我不在是王!今日,你也不再是舞姬,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虽然笨拙,不过南王依旧紧紧地追随着红鹤的步伐,时间仿佛停止了下来。 然而,卫军的铁蹄之声将这一切打破。 “看来已经是终点了啊,红鹤。”南王叹了口气,对着怀里的红鹤说道。 “是啊,还请南王回到听政之所,观红鹤再次一舞。”红鹤从南王的怀中挣脱了出来,一脸笑颜如同朝阳灿烂。 “哈哈...好好好,依你所言。”南王回到了龙椅之上,用右手扶着下巴,一双黑色的眼中倒映出那一抹火红的倩影舞动。 燃烧在一旁照明的油灯被红鹤的舞蹈所击落,火焰顺着大殿的装饰而熊熊燃烧,然而在场的两人却视而不见一般,在他们眼中只剩下对方的存在。 当卫国的大军到达了皇宫,看到的却是一片火海,朦胧之中似乎有人看到了,在那遥远的大殿之内,一道火红色的倩影珊然舞动 ,让人如痴如醉。
 点赞 (2) | 评论(12)
这天格外的热闹,军营内外一片火热,这是怎么了? 疑问,自内心浮现。 【哟,虎子你还在这里干嘛?!今天可是我们第一次大败敌军啊!将军说了要犒赏三军!走!大伙喝酒去!】 声音从背后传来,即使不回头也知道是谁,对啊,今天是打胜仗后的庆功宴,怪不得这么热闹。 [老魏,算你们够义气没忘了我!走走走!喝酒去!不过这第一杯可是我的!瞧你们上战场那样,哆哆嗦嗦的,要不是我你们就回不来了!]回头,不出所料的,老魏、勾立、郭四…… 【拉倒吧!就你那熊样!还好意思说!】 【对啊对啊!谁哆嗦自己还不清楚啊?】 …… 呵呵,其实大家都是第一次上战场,说不害怕都是假的,这次能全体侥幸获胜回来,已经是奇迹般地事情。 借着互相打混疏解内心的念头,不知不觉中,宴席已经摆好。 将军在远处说着激励三军的话语,不过眼前这一桌荤素酒皆有的饭菜更加吸引目光,至少对于我们来说如此。 【乖乖,这肉真不少!】郭四这厮差点流口水的样子真是无语,都不知道怎么说他了。 【恩,是我的,你就别吃了。】勾立还是那么强势啊,从记忆里分到一个队伍时就这脾气了,不过不招人讨厌。 【哈!终于说完了!喝喝喝!】老魏却是始终注意着周围动静的人,将军的讲话完结,便被其察觉到了,自个儿倒了碗酒喝了起来。 [哇靠!老魏!说好的这一杯酒是我的!] 【屁!你说你的就是你的?!我还是天神呢!】 不去理会措辞,伸手直接将酒碗夺过,一口气饮下,火辣辣的疼痛从腹部升起,没忍住的打了个酒嗝。 【你饿死鬼投胎啊?又不是只有一碗!来来来,今晚不醉不归!】老魏抱着酒坛,将各人的酒碗满上。 [好啊!今后咱们四人大胜归来,也要饮酒吃肉不醉不归!] 【哈哈哈,说得好,不醉不归!】 不知道是谁起头,将士们唱起了军歌,酒,越加的醉人。 突然的,眼前的一切开始模糊了起来。 【将军,你醉了。】 啊啊啊啊!!!!!!!! 眼前,是多年的副将。 眼前,是如同当日的宴席。 眼前,是饮酒壮胆的新兵。 眼前,是已经不在有老魏、勾立、郭四的兵营。 啊啊啊啊!!!!! 不知道是谁起头,将士们唱起了军歌,一切,就如同当初约定过的一般,不醉不归。
 点赞 (5) | 评论(7)
束缚于半山的少女 檀木燃烧的气味,充斥着这座位于半山腰处的房屋。 地面不时可看到点点枯白之色。 红色的丝线在房内遍布,横梁上、屋顶上、墙壁上,然后,在房间的中心处集结。 身着华丽衣物的少女位于此处。 手腕上、颈脖上、腿上,全都被红色丝线缠绕,就仿佛丝线化作枷锁一般。 少女被束缚在这里,一动不动,如同人偶。 雨,不知何时下了起来,嘀嗒嘀嗒。 仅仅相隔一扇木门。 屋内,檀香燃烧而升腾的烟雾缭绕,昏黄色烛火因漏进来的细风摇曳。 屋外,暴雨打落树叶,劲风压弯树梢。 两个世界。 “……”睁开眼睛,所见、所闻,是那一天所期待的景色。 少女缓慢的站了起来,在起身的过程中,房屋中的“锁链”皆为之晃动。 像是很久没有行走过的人一般,迈出了一步,随后第二步、第三步、下一步、再下一步。 然后,在走到门口的位置,身体上传来拉扯感,“锁链”束缚住了行动,即使一用力就能挣脱,再踏出一步就能自由,不过这是不可以的。 因为我犯了“罪”。 作恶于村民的少女 因为是罪,所以这是惩罚。 少女做了坏事,为了自己所爱的人们…… —————— 好疼,真的好疼。 手指抚摸过肩上青紫色的淤痕,那是被人扔出的石子砸伤的,原因是将雪姨一家种的小麦隔断而被抓住。 这里已经好了吗? 因为逃跑而摔倒的膝盖上面,结起了黑褐色的血痂,边缘处已经开始脱落,再过不久就能痊愈。 头发,什么时候才能重新长出来啊。 右侧,齐腰的长发被剪到了耳根,这是第一次做坏事时的处罚呢,大家真的太善良了…… 少女做了很多坏事,对这个照顾着无家可归的少女的村子,理所当然的,少女被讨厌了。 所以,这次应该是我被当做祭品吧? 太好了呢。 笑容自少女的脸上浮现,这样的话,大家就能够不用担心失去家人,也不用悲伤于失去家人。 “呐,爷爷,若兮现在可以哭一会吗?就一小会哦。”将头埋入腿中,微小的抽泣声在空旷而又破败的房间中消散开来。 献祭于神明的少女 今天太阳依旧猛烈,庄稼作物都停止了生长。 “祭祀开始!” 这是祈求雨水的祭祀,村子旁的大山中,据说住着降雨的生灵,每次干旱时刻,村子中就会选出一位祭品,送入山内的房屋祈求降雨。 白色头发的老者是村长,因为干旱的问题,已经苍老的面容更加憔悴,如果能成功降雨就好了。 脸上有道伤疤的男孩子是小易,据说伤疤是跟随父亲去打猎时被豺狼抓到的,还好没有发生意外呢,那一天的肉食就是那只豺狼,现在想来,那个味道真的是很难忘啊。 人群中的若兮不时张望,周围是熟悉的人们,行走着的是孩童时期嬉戏过的入山小道。 不过大家为何露出这种表情?伤心,不舍,烦恼。 明明做了那么多坏事,却还是在困扰着吗?真是的,这不是要演坏人演到底吗!大家真是意外的坏心眼啊。 “放开我,你们这群笨蛋,白痴,以为山上那个破房子能困住我吗?等我回来后,我要把庄稼都折掉,把你们做的活都弄乱……” 不是的……若兮啊,最喜欢大家了。 “哼,欺负我是孤儿吗?!我才不怕你们!” 不是的……若兮明明是被抛弃的孤儿,却得到了爷爷的呵护,和大家的爱护,村长爷爷偷偷给的糖真的很甜,月嫂给的鸭梨因为大了一点而被儿子抱怨偏心…… 眼泪……要流出来了…… 路途在叫骂中终于走到了头,这里……将是归宿吗? 大家……为什么还不回去呢? …… 村长爷爷?为什么进到屋里来? “对不起,小若兮……我没办法阻止这场祭祀,大家都知道的,小若兮你做的事……不过大家都有自己的家庭,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原来,大家早就清楚了啊,顺着自己一直任性,配合自己的所作所为。 没关系哦,若兮已经很幸福了,村里的大家,若兮……最喜欢你们了! 花开于白石的少女 华丽的衣裳还是第一次穿呢,真是不习惯,身上的红色丝线总觉得痒痒的很别扭,再也看不到大家了……非常的伤心。 起身,奔跑向门口,那里,还能看到队伍的末尾。 红线,将忘记一切奔跑之人拉回现实,村民的队伍于眼前消失不见。 什么都消失了,若兮放弃了思考。 时间,不知不觉中逝去。 生命,一点一滴的流逝。 不知道过了几天,雨水打在房屋上的声音将意识重新唤醒。 “下……雨了吗?”声音干涩得自己都惊讶,然而内心却是充满了温馨“太好了呢,这下子干旱就能结束了,大家一定会高兴的吧!” 少女缓慢的站了起来,在起身的过程中,房屋中的“锁链”皆为之晃动。 像是很久没有行走过的人一般,迈出了一步,随后第二步、第三步、下一步、再下一步。 然后,在走到门口的位置,身体上传来拉扯感,“锁链”束缚住了行动。 眼前的景色开始模糊,身体使不上力气,双眼也很疲惫了,好想休息。 不过出现在眼前的朦胧景色是幻觉吗?大家怎么来了?真是的,最后这么高兴的话,怎么能睡着啊,不过,实在是太困了,恩,小小的歇息一下再起来和大家欢呼吧,然后去村长爷爷家里吃糖、去月嫂家里的果树摘鸭梨…… “嘭”少女睡着了,嘴角挂着无比艳丽的笑容。 来到房屋外的并非幻觉,大家都来到了这里,不过这一切少女已经无从知晓。 有些陈旧的木屋顶部被劲风吹开了一块,雨水顺着漏洞灌入,将地面上的泥土冲开,那来时所见的点点枯白却是一块巨大的白石。 “滑坡!是滑坡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本打算将少女接回村落的众人在慌乱中失散了。 本打算停止祭祀,本打算对少女道歉,本打算大家一起努力度过难关,本打算…… 大雨中,绿色的嫩芽从房屋的白石处生长而出,并缠绕上周围的断梁、树木…… 白石被其完全覆盖,当第一缕阳光落下之时,藤蔓开出了淡红色花朵。 淡红色的花朵缓缓绽放,不可思议的,所有的花朵皆面向山下的村庄。 时间又过去几天,山林内崩塌的泥土重新变得干燥起来。 当村民们再次来到这里时,房屋所在处只剩下一片废墟,不过神奇的是,当日慌乱的众人却没有一人受伤。 “快找找看,若兮一定还在附近。”由年老的村长带头,所有人都默不作声的寻找着周围每一寸土地,由白日至黑夜,所找到的,不过是一袭华丽的衣裳和一堆断开的红线。 以及,被村民取名为若熙的花朵…… 在所有人离去后。 “这样就好了吗?”山林中,隐约传出了声音。 “恩,这样就好了,要是被大家找到若兮残骸的话,大家一定会很伤心、自责,所以,这样就好了,若兮想永远看到大家的笑容。” 因为,若兮,最喜欢大家了……
 点赞 (1) | 评论(4)
如题,到现在回家为止,都没看到鬼屋在哪里……遗憾啊!!
 点赞 (3) | 评论(4)
 点赞 (43) | 评论(10)
  • 3

    关注
  • 7

    粉丝
  • 6

    喵街
个人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