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特  >  喵记列表  >  鲁路修,永远的BLACK PRINCE

鲁路修,永远的BLACK PRINCE

发布于2016年12月21日

psu.gif

他是ZERO,他是鲁路修,他是永远的BLACK PRINCE。

  B——Black night’s blood(暗夜之血)

  他是黑色皇子,他是鲁路修,他是夜晚的孩子,迷惑在星辰里,他流淌着凄迷的血液。仿若转瞬即逝的流星。祭奠在浩瀚的夜空。他是黑夜的孩子,注定要把灵魂献给了漆黑的空,他曾经闪耀,他曾经烂漫,现在的他,只留下如星辰般寂寞的光晕。他终究还是黑暗的孩子,一个被黑夜包裹的孩子。沾染着仇恨活着,带着悲伤离去。

  他的18载,沾染仇恨与愤怒的尘埃。被暗夜包裹,被黑暗吞噬。在雾霭色的魂魄中,迷失了自己。他终究是夜的孩子,逃不出黑夜的手心。黑夜的孩子,能不能背负仇恨,改写历史呢,那是不可能的,暗夜的孩子,永远摆脱不了被夜束缚的宿命。他曾遮掩住面目,站在世界中央向世界宣布自己是ZERO,向神圣布里塔尼亚帝国挑战,他的威严曾无可肃杀,全世界的人们曾为他之欢呼,可是,那只是星辰的记忆,暗夜的记忆。经不起光明的突袭。现在的他鲜血淋淋,眼睛静谧。沉睡在夜的怀抱。悲伤的结局,定格的画面,他留给世界的只是被误解的结局。终究,他只是夜的孩子,被泯灭在黑夜里。

  “只有被杀的觉悟,才有资格杀人。”这是黑夜少年叛逆的呐喊,昔日闪耀着正义之光的骑士之矛缓缓地穿过他的身体,刹那间,血液崩裂,嫣红闪耀。他只是静静地离去,独自背负着世界的黑暗,永远地离去。

  L——Lonely chapter(孤独之章)

  他是黑色皇子,他是鲁路修。他是孤独的王,他是落寂的章。在他奔腾汹涌的海浪下,掩埋了寂寞的暗涌,他无力挣扎,无力摆脱。只得用孤独的灵魂安慰受伤的心,在Geass的悲剧里,他见证了一个又一个的悲剧。孤独的生,孤独的死。他的宿命,充满了太多的尘埃。他的过去,充斥了无力。他只得用Geass之力换取一次又一次的安宁。他见证了妈妈的惨死,爸爸的残暴,妹妹的失明,宫廷的叛乱,朋友的惨死……Gress,让他消瘦的背影日渐染上悲哀的颜色,原来,王者始终是是孤独的一人。背负着不为人知的疼痛,承受着不为人知的痛苦。世界的痛苦,他独自一人承担,可是,他的痛苦,无人能担负。他们只是带着无知的眼睛,戏虐着他。他的悲伤,无人能及。

  “错的不是我,而是整个世界!”他发出了绝望的怒吼。任凭悲伤盈满他单薄的身体。或许他只是个愚昧的王,不管他怎样反叛,抵抗,世界是无法被他改变。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仍在演绎着丑恶的喧嚣。他为了所谓的世界,折断了所有的羽翼,只留下了凄惨的结局,让人潸然泪下。

  孤独之王,寂寞终章。或许这是注定的结局。不想抛弃世界的少年,最终还是被世界所抛弃。他夹杂着无比的哀怨,微笑着离去。王的孤独,终究是寂寞的终章,伴随着袅袅的眼泪,化为虚无。

  A——A way of Demons(修罗之路)

  传说,在梵语里,修罗之路是条不归路。

  走上修罗之路,意味着必须舍弃曾经能让自己心灵破碎的东西,在迷茫中不停的战斗,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存在。虽然,这条道路,或许就是一条不归之路,充满痛苦荆棘,一直到生命的完结。

  他是黑色皇子,他是鲁路修。他的路,就是一条修罗之路。亲眼见到母亲的惨死,从小被父亲遗弃。看着妹妹垂死挣扎的身影,少年下定决心,为了妹妹娜娜莉的幸福,要彻底摧毁他的父亲,摧毁践踏日本帝国之上的神圣布里塔尼亚帝国。当少年与魔女签订了悲哀的契约,少年使用Gress的力量第一次杀人时,他的修罗之路,从此开始。他的修罗之路,难道就是为了娜娜莉的幸福吗?为了这一个信念,他丢弃了不忍,收起了眼泪。疯狂的杀戮。他的手心,沾满了灼眼的红,这位叫鲁路修的少年,用Geass的力量随意夺取别人的生命,控制别人的意志。少年在修罗之路的漩涡里无法自拔。修罗之路,一旦踏上,最终的结局,只有自我毁灭。当少年戴上ZERO的面具,就注定他无法复返。尤菲米娅,夏莉,洛洛的惨死,让他变得不可饶恕。无法摆脱修罗的束缚,少年就只有死去,在这条不归路上,从未看到他害怕的眼神。直到他的离去,他始终带着笑颜。“嗯,我就是毁灭世界,创造世界的zero。”这是少年最后的呓语。无法归途,不能放弃,唯有眼泪,才能忏悔。少年与开修罗之路的旅途,虽然狰狞的血液一直在蔓延,但在修罗之路的彼端,他寻觅到了自己存在过的意义,最终的结局,少年毁掉了自己,但对于踏上这条道路,他从未后悔。


 C——Chess’s penitence(棋子的忏悔)

  他是黑色皇子,他是鲁路修。人生如棋,在世界这个庞大的棋盘里,他终究只是一粒被时间摆布的棋子,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他的这盘棋下得很险很险,稍有不慎,便四面楚歌。

  少年精通棋艺,他总是让别人成为他的手下败将。他天真的以为,他用尽精力所铸建的能与不列颠帝国抗衡的联众国是他胜利的棋子。可是,少年把一切都弄错了。毁灭世界,改变世界的计划并不仅仅就是一出围棋游戏,而是一场残酷而艰巨的对决。即使棋艺再过精湛。在国家这个强大的对手的面前,少年只是沧海一粟,最后只能是哀鸿遍野的凄惨结局。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围棋的规则如此,世界更是如此。没有忏悔的棋,更没有忏悔的结局。他在统治世界的战场上,他在征服世界的棋盘上,更不可能悔棋。

  棋子只是支配的工具。少年成为了棋子的主宰。为了打倒父亲,他已经丢弃了一切。无论是谁,都只是被他利用的棋子。

  妹妹娜娜莉是代表借口的棋子,虽然少年很疼爱妹妹。娜娜莉很可怜,但是比起全世界的不幸那有算得上什么呢。少年难道征服世界就仅仅是为了娜娜莉的幸福吗?在我看来,或许,那只是少年华美的借口罢了。挚友朱雀是友谊的棋子,任凭少年用美丽的语言来派遣,直到少年最后死去。他都一直充当着少年的象棋。尤菲,夏莉是无辜的棋子,在少年征服世界的游戏里凄惨的死去,只留下无限的悲悯。洛洛是被愚弄的棋子,一直被少年当作工具。直到他心甘情愿为少年丢弃生命时,他也只是少年手下一粒被愚弄的棋子。

  棋子的忏悔,是输家才有的资本。在世界和人民面前,他是输家,他输得惨不忍睹。在朋友和亲人面前,他是赢家,赢取了他们最后的理解。

  鲁路修的棋盘上,总是充斥着忏悔与刚愎,情感与理智相互冲击。但是,他不能悔棋,在世界面前,他输掉了,所以,他的结局,只有死去。

  K——King’s sad(王的悲伤)

  悲伤有许多种,他的悲伤是最为残酷但又高上的一种——王的悲伤。

  他是黑色皇子,他是鲁路修。他是悲伤的王。王似乎都是悲伤的存在,他也不例外。世俗的尘埃,战争的琐碎,情绪的歇斯底里,不被理解的痛楚,当这些悲愤夹杂在一起的时候,他又该如何去面对。伴君如伴虎,所以,王没有朋友。他无法向别人倾诉他的痛苦。只有自己一人默默地酝酿自己的悲伤,他的心时常如刀割般的疼痛。

  “你心痛的时候会怎么做?”

  “我会找朋友”

  “如果有朋友就害了,和父母,兄弟姐妹不一样。”

  “朋友的话,后来也可以交流,可是我没有这样的伙伴。”

  “那个,我是这样听人说的,错了吗?”

  “不,没错,这就是朋友。”

  这是鲁路修与失忆的CC的一段对话,鲁路修怵目的眉头布满了忧伤,朋友吗?他和朱雀还能是朋友吗?黑色皇子,白色骑士,永远是对立的颜色。截然不同的两人,为什么会成为朋友,然后日渐疏远,成为不共戴天的仇人呢?

  因为战争,因为愿望,因为尤菲米娅。

  昔日高傲的他,竟然跪在了朱雀的面前,他流着泪,祈求朱雀保护自己的妹妹。仅仅如此。他任凭朱雀的迁怒呵斥,让朱雀的脚踏在自己的头上。他一言不发接受着朱雀对于他的惩罚。他明白自己深重的罪孽,他只是希望怒目少年最后能给予他一丝友谊的温暖。让他不在孤单。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曾几何时,他们在水草鱼肥的季节里嬉戏打闹的身影,互相信任的诺言全部都不复存在,唯一留下的只有叛逆少年悔恨的泪。

  王的悲伤,终究是一个人的孤单,王的悲伤,无人能懂。因为他是王,他是黑色的王,无人能及的王。

  P—— Pick up feign heart(拾起伪装的心)

  这个世界,太多人带着面具,无奈地演绎着自编自导的故事。例如谎言,例如欺骗,其实,他们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和心爱的人,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选择了伪装。他们不想暴露真实的表情,才带着面具,以另一种姿态来掩饰自己。他们仅仅只是无可奈何而已。-

  鲁路修的面具,只是为了遮掩他脆弱的心。那一颗伤痕累累的心而已。无论是他深爱的娜娜莉,他的挚友朱雀,共同患难的黑色骑士团,甚至是银幕外的我们都无法明白他真实的内心。他伪装得太好,我们都无法看出,他的眼泪,别人不曾看到。他的悲痛,谁能察觉。谁又能明白“zero”面具下他那颗颠沛流离的心。-

  他舍弃了幸福,舍弃了快乐。独自用稚嫩的肩膀扛起拯救大家的命运。他真正的目的,谁又能真正明白呢。或许他肆意践踏着别人的生命。把无辜的人卷入战争的洗礼。但是,为了世界的幸福,这点牺牲算得了什么呢。

  谁会承受得了家破人亡的痛苦,谁会承受得了背叛的痛苦。只有这位叫鲁路修的男人,才能顶住来自四面八方的痛苦。他深爱的娜娜莉跌倒在他的面前,呵斥他残忍,无耻。曾经患难与共的黑色骑士团仅仅因为片面之言就怀疑他,甚至想杀死他。他永远活在人们的误解中,他甚至以生命的代价,来换取世界的幸福,人们还在责备他。何其的悲哀。

  或许,正如CC说的那样:“雪花之所以是白色,是因为他它忘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颜色。”人就是如此,即使在鲜艳,在久经时间的磨难后,就会褪色。真实的自己,他们早已忘记。所以,他们才需要一张面具,来伪装自己,只是为了不被人察觉,面具下盈满泪水的眼角,还有那颗血肉模糊的心。
R——rebel spirit(反叛的灵魂)

  灵魂叛逆,他是黑色皇子。目光战栗,他是鲁路修。在年幼时,他看到神圣布里塔尼亚对日本残酷的践踏。小小的他眼神坚定。愤怒的对朱雀呐喊出了“要把神圣布里塔尼亚摧毁”的宣言。小小的男孩,已经拥有了与神圣布里塔尼亚相对峙的灵魂,反叛的灵魂。

  年仅十岁的他,已经受够了神圣布里塔尼亚对日本自由,权利甚至是名字的剥夺。他虽是神圣布里塔尼亚的皇子,却要与他的父亲抗衡。他要自己的父亲弥补当年沉重的罪恶。

  “没错,我就是ZERO,领导黑色骑士团,向神圣布里塔尼亚帝国挑战的,然后,将征服世界的男人!”

  愤怒,悲伤,以及丧失母亲,被父亲抛弃的孩子,他只能够这样做。看着这个伤痕累累的世界,他也只能这样做。即使毁灭世界,也在所不惜。威风凌厉的少年,以叛逆的姿态征服世界。

  “知道我为什么叛逆吗?”

  “嗯,因为你的名字是ZERO,是拥有力量之人的叛逆者。”

  I——Inky gentilesse(墨色的温柔)

  他的眼眸是紫色的,他的瞳仁里是墨色的温柔。温柔的颜色一般都是浅色的,为什么只有他的温柔是墨色的。因为他的温柔太过深沉,所以才是墨色的。你知道吗?墨色的温柔,只需轻轻的触碰,便会感觉到刻骨铭心疼痛。墨色的温柔其实是绝望的温柔,是寂寞的温柔,它比其他的温柔更加沉重。

  在面具下真实的他,无论是面对谁,他都可以很温柔,只是你们读不懂他的温柔罢了。

  在雨天里,他抱着满是泪花的夏莉,让悲伤的女孩子在自己怀里寻找温暖的慰籍。流落在孤岛的时候,为尤菲取暖煮食。在阿修福德学院里,为洛洛讲解题目。俨然一付好哥哥的样子。在家里,他疼爱地给妹妹娜娜莉嘘寒问暖,他淡紫色的眼眸里有娜娜莉的浅浅笑颜。在黑色骑士团的总部里,他给失忆的CC轻轻地包扎受伤的手指……

  总有人说他无情残忍,这些都是胡说的,责骂他的人,你们看到zero面具之下真实的他没有。倘若他不是被战争所席卷,他也不会变成一个残酷的孩子,或许,他的这一辈子都是平凡的人,都是一个无比温柔的孩子。他的温柔,藏匿在ZERO的面具之下,只是他的粉色温柔被战争的仇恨所包裹,变成墨色的了。

  N——Not meet happiness(与幸福失之交臂)

  真正的幸福,他曾经拥有,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幸福已经距他很远很远,对于,布里塔尼亚少年真正的幸福到底是什么,鲁路修所期待的,也不过是小小的快乐。

  一直以来,人类都是为了追寻真正幸福而存在而战斗。他同其他人类一样,都在不断追逐着向往的幸福。小小的幸福,并没有什么他别,但是却是他行动的根源,在他孤寂的内心,强烈渴望家庭的幸福,朋友的幸福,信任的幸福。他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孤军一人的战斗。小小的快乐,是作为一个人极其理所当然的微笑的希望,这样的梦想,那样的誓言,有谁能够否定?又有谁有资格否定?

  但是,这位少年所追寻的快乐和思念,高于了世界所能承受的意志,他的幸福就只能是个随波逐流的虚无缥缈的存在。

  他的幸福隽永了罪与罚,命运和审判。他的幸福被自己造就的过去,人之所为的仇恨阻挡着,即便如此,他也觉得自己幸福,也学会了感恩。感谢短暂生命里曾经遇到过的路人,曾经的阿修福德学院里的与大家度过的点点滴滴,他所记得;年幼时,曾经与朱雀,娜娜莉打闹的身影,一齐睡在草地上,看着满天繁星的日子。这些幸福,他都记得,在少年的心里,这些片段被时间所描绘,形成一张又一张定格的画面,美丽无比。

  对,他的幸福,他或许已经得到,或许他与幸福失之交臂,他究竟幸福没有,这个问题永远无法回答。至少,他曾经同其他人一起追寻过幸福,那一丝简单的愿望,那一缕隐约的期盼。都证明人的存在,就是为了追求幸福。

  “鲁路修,你曾经幸福过,对吗?”
C——Code Geass(契约)

  ZERO,是他的代号,Geass,是他与CC的契约。

  ZERO Geass,虚无而苍白的契约。即使他创造了世界,也终究被世界所遗忘。昙花最美的一刻。就是绽放的时刻,短短几个时辰后,就香消玉殒。世界是永恒的,人却是有限的。在茫茫世界面前,他该何去何从,以极端的方式毁灭世界,又以极端的方式创造世界。他的生命难道只是为了契约而存在吗?

  Geass的契约,给予他快乐,夜给予他痛苦。他和魔女CC签订的契约,注定他是不能和神成为朋友。他只能成为CC的魔王,带着痛苦支配着这个世界。后悔吗?他不后悔,在魔王的字典里没有“后悔”两个字。Geass,给他实现了愿望,最终颠覆了神圣布里塔尼亚,还有父亲的阴谋、快乐吗?不快乐,在Geass的契约下,他丢失了更多。恋人,朋友,亲人,信任,安宁以及被爱的温柔。

  面具之下,是哭泣的脸。身躯之下,是柔弱的心。忏悔吗?对于逝去的人沉痛的忏悔,忏悔对于少年来说,不是逃避而是担当,不是死亡而是再生,不是绝望而是希望。

  “鲁路修,你不恨我吗,给了你Geass,改变了你的命运?”CC曾这样问过少年。

  少年只是涣然一笑,在黑暗中的魔女一个温暖的答案。

  “CC,因为有你给我的Geass,因为有你,我才能迈出第一步,以后的事情,一切由我来承担。”

  嗯,一切由他承担,用生命来为Gesaa的契约赎罪。

  E——Endless ZERO(永远的ZERO)

  即使在美丽的花,也会有凋零的一天。曾经繁华似锦,现在如梦一场。

  “我们在c的世界里明白,人们追求明天,朱雀,你不觉得愿望与geass相仿?”

  “凭一己之力难以实现的事情,希望谁能协助其完成”“愿望吗?”

  “没错,我愿意被人们施加愿望之geass,为了世界的明天。”

  这是鲁路修在“ZERO之镇魂曲”前对朱雀最后说的话。一脸平静的鲁路修,将要用死亡的结局来告别最后的游戏,弥补自己的罪恶。黑色的皇子让全世界的仇恨聚集在他身上,只要他一消失,就能让世界憎恨的连锁随之化解,这样世界就不会比拼军事力量,同在一张桌子上商量大事,终究也能迎接明日的曙光。

  最后的曙光,就是黑色少年的死亡。

  温暖的阳光,温柔的表情。鲁路修静谧的眼神浮现了昔日与朱雀儿时顽皮的身影,时光仿佛回到小时候,他们追逐打闹的田野里交替。少年此时表情仍和小时候一样,坚定而迷离,阳光轻抚在他的脸庞,只是这一眸安静的暖阳成为了他与朱雀永久的诀别。

  当尖锐的刀锋刺入他的身体,他没有挣扎,只是用微笑的迎接着死亡。昔日叛逆的少年,一脸平静,波澜不惊。

  “只有敢死的人才可以杀人,朱雀,你要成为英雄,惩治世界之大敌皇帝鲁鲁修,成为救世主,成为zero。

  “这对你亦是惩罚,你将作为正义之友,将面具戴到底,不会以枢木朱雀的身份存在,常人所该有的幸福,你要摒弃他而奉献给世界,直到永远……”

  心酸的感觉,无声的诀别,鲁鲁修的鲜血,面具后朱雀的眼泪,娜娜莉绝望的哭喊。

  “此Geass ,我已收到。”面具下的朱雀,眼泪弥漫。这句话的背后夹杂了多少情感,包含了多少不舍,谁能了解?朱雀的眼泪,无奈的落下。曾经患难与共的兄弟,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他已经失去了尤菲,难道还要失去这个最后的朋友?他只是,只是希望时间能够停止,让一切都避免。一切终究晚了,无论他怎么声嘶力竭的呼喊,和挽留,他们都永远的去了。只留下自己,在孤单的世界,绝望地活着。为了这个世界,昔日的好友已经阴阳相隔。

  喷溅在ZERO面具和地毯上的鲜血缓缓地蔓延,妖娆地绽放出艳丽的光芒,如凄美的桔梗,见证了少年最后的辉煌。

  冰冷的躯体,嘴角带着微笑的少年以毁灭自己的方式拯救了大家的幸福。可是,谁能知晓。人们只知道为ZERO胜利的欢呼,可是,他们知道吗?在ZERO面具下,朱雀痛苦的眼泪。他们都不知道。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幸福是用鲁路修换来的。

  “我只要哥哥就行了,明天没有哥哥……这种未来……”响彻在沉睡少年旁边的,是少女悲愤的哭喊,可是他再也听不到了,在也听不到了。

  世界那么大,但真正了解他的又有几个,大概就只有朱雀,CC,娜娜莉和卡莲了吧。

  电脑屏幕外的我,眼泪突然崩临。眼前,浮现的是鲁路修微笑沉睡的脸,耳畔,响起的是Hitomi演唱的《Continued Story》,哀怨而空灵的声音里,诉说着无尽的哀伤。昔日的叛逆少年的轮廓随着忧伤的旋律一点一点的模糊起来。融化在人们的心里。思绪远行,那个曾经想改变世界叛逆少年如同凋零的樱花静静沉睡了。低垂眼眸下埋葬了多少无奈。虚无缥缈的雾气,轻轻的触碰着我的内心。深深为鲁鲁修的命运感到痛心,ZERO的葬曲,永远的回忆,伴随着剧情中剪影的回忆,黑色皇子的最后一丝叛逆埋葬在他逝去的微笑里,他带着人们的怨恨豁然离去,把最后一点悲痛和理解永远的珍藏在心里。留给世界的是更多的光明……

  请放心的离去吧,鲁路修,你带给大家的幸福,大家感觉到了……

  永远的BLACK PRINCE,请安息吧!

 

BY:yuanxiao

转载自:QQ空间 一直很元宵


阅读:257       最后编辑于:2016年12月21日

评论

可以输入 140 个字
银莃
nice
2016-12-30 18:37
去掉头就能吃的伊藤诚
荣耀尽归鲁鲁修
2016-12-26 02:15
悠竹幽
好好看
2016-12-22 1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