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特  >  喵记列表  >  日本女生校服发展历史(一)

日本女生校服发展历史(一)

发布于2016年04月11日

文章转载:知乎

作者:文嘉


啥都先不说,来一张1900~2010年二次元风日本女子校服百年变迁图,福利噢!

1.jpg

良心满满吧!!!!!!!!!!!!!!!!!!!!!!!!!!

不过不要以为答主是塞图流,无干货不历史,冷门才见功底。:

要说这个问题,答主估摸着绝对点中广大死宅们的死穴的最热门偏史。上世纪八十九年代日本文化输出黄金时代,伴随着日剧,动漫在大陆普及,大小屏幕中那蓝白相衬的水手服,阳光青春的装扮一度成了最亮丽的风景线。这种大方倩丽又不失俏皮可爱的服装特别对比当时臃肿松垮,统一却单调的本国校服,这种强烈的视觉满足与冲击是可想而知的。

2.jpg

这是中日间1PK1,虽然我忘了这位网红叫啥名了,有人提醒名叫高晴。答主也很想让奶茶妹章泽天顶上去,让她去对比大红大紫的“东瀛五姑娘”显然有些不公,但坦然说穿上校服1对1单挑,各有韵调,我国至多败那么一丁点。但集体ⅤS时就把我国校服劣势一览无余,基本惨败,不信,L00KING…

3.jpg

(2015年广东省中山市华侨中学高一评选十佳女生)

4.jpg

(2015年奈良县奈良市一条高等学校舞蹈部即将毕业的15位高三年级女生合影)

不过同样是广东中山华侨高中,换上水手服效果立竿见影,云泥之别:

5.jpg

尽管现在中国各种展会有各种Cosplay日系校园风,淘宝上也有一水齐的各种水手服,甚至很多人对水手服分类讲得头头是道,但对于日本女子校服的发展变迁国内没有人能很好构勒述说一番。本人不是服装设计类专业人士,只能从普通人视角以文化历史切入,可能对服装理解有所不对,就算抛砖引玉吧!

先说说最开始的女子校服吧! 日本的女子教育历史犹来以久,律令时代的奈良.平安时代大学寮中典薬寮与雅楽寮兩局便容收贵族女子,学习琴棋书画和歌还有女手。到了武家掌权的镰仓时代,确切说平安末期开始的寺子屋教育,发达的佛教文化进一步把教育层拓展到了庶民阶层,武家及富商裕农家女子也可以在尼庵就读,当然那时候还是讲究男女大防,分而学之。到了江户时代,虽然朱子理学昌盛,但女子也允许和男子一起共席听讲。不过也仅限于庶民阶层的寺子屋,藩塾与官学仍然严防死守,贵族与武家女性仍然通过女房女侍女中接受传统教育。

1869年英国著名的哲学家与经济家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发表了《Subjection Of Woman》(论妇女的屈从地位)一文,有力推动了西欧的妇女解放运动。1870年明治3年,横滨的旅日美国女牧师玛丽愛迪基特女士开办了日本近代史上第一所女子私立学校——『ヘボン施療所キダー塾』(赫本诊疗所附属基特女塾),即现在神奈川县菲利斯女子短期学院。

两年以后的1872年,极欲师法欧美列强的日本亦开设了日本第—所官定女校: 東京女学校。刚开始入学资格为7~15岁华族平民女子,1874年学则改正,变为14~17岁小学毕业的女生,实质上也就是现在的高中育成,毕业后的学生全部引流至高一级的东京女子师范学校,培养成次代女教师。原校于1877年西南战争之际财政困难废除,兼入东京女子师范,这也是现在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附属中学与高校前身,创立135年之久的日本第一所女子高中,同时也是日本学力最强第一女高,偏差值为77~78点,日本第一高中的筑波大学附属驹场高中仅仅领先其0.5点微弱之势,名幅其实的学霸女校。

6.jpg

(上图为お茶の水女子大学附属高等学校女子二次元夏冬兩季校服)

而同时期中国直到1898年甲午战爭后在经元善、梁启超、康广仁支持下,才自办了第一所官办女学堂——上海经正女学, 招收8—15岁女童入学,但只办了两年就被清政府关闭了。

7.jpg

(お茶の水女子大学附属高等学校合唱部活动剪影,穿的夏装可对比一下。三次元比二次元多了个领襟)

8.jpg

(2015年日経STOCKリーグ最優秀賞并金融担当大臣賞受賞式合影的五位高二女生,其校冬装)

接下来是晒一下这所日本第一女校的明治之年制服,本人实在找不到这所学校“女子官校”时代制服,只有其与女子师范学校合流后历代照片,就“滥竽充数”—下吧。

9.jpg

(1877年明治10年西南战争结束后第一代毕业生,校衣是男袴 发型是典型的江户大众发型唐人髷。男袴因为雌雄不辨,有伤风化,男尊女卑观下歧视原因不久就被禁止)

10.jpg

(1879年明治12年卒業生,穿着的是江户时代后期典型的女性着物)

11.jpg

(1890年明治23年卒業生,当时是洋风强劲的鹿鸣馆时代,作为日本第一的女子学校也顺应潮流)

12.jpg

(1899年明治32年,时至日俄战争前的国粋時代,世论排斥欧美文化入侵,明治政府迫于在野舆论也不得不做出改变,女子官校又一次被迫回潮,衣着一夜回到五十年前。)

以上只是一校之时代缩影,下面就详说日本女子校服各时代演变滥觞,不过在这之前简单说一说日本近代校服来历,和所有近代制服一样日本校服也秉承先男后女的规则。明治初期政府对校服并没有规制,基本各穿各的,比如大名鼎鼎的庆应私塾,勤皇有功各藩保举的士族出身男生即“贡进生”,甚至沿继旧藩塾那样带两刀披羽织,武士装扮成群结队大摇大摆出入课堂,吓得初来乍到的洋教师上课还得偷偷藏把枪防身,这是真事。后来政府颁布禁刀令,方才除刀,但依旧固执保留腰间的束刀用角带,惟恐人家不知道自己武士身份。一桥大学前身商法讲习所的学生除了衣着华贵的振袖,有时会在脖下挂一小算盘,以示自己商贾身份。洋派点的官绅士家则是以詰襟服或西服示人,而更多庶民学生则是以当时下图最大众的角帽(前期鸭舌帽), 紺絣、男袴,紺足袋、木履四件套。

13.jpg

14.jpg

上图为明治22年(1889年)東京府第一中學(今東京都立日比谷高等学校)卒業生合影写真,这所学校是明治至昭和日本第一中,东大予备校。可以看见即便名校中名校也并没有规定统一的校服,学生们服装五花八门,和洋并存。不过其实那时侯校服统一模式己经启动了,只不过是在他们本校上一层级的东京大学开始:

1873年东京工学寮(后之的工部大学)开校,当时普通庶民学生也允许入校,为了一视同仁,也为了去除校内被“贡进生”等歧视感,该校第一次配发了官给学生着装——绀色的詰襟服,但并不强制要求,不过这一潮流迅速扩展到了东京其他各校。到了1886年东京大学与工部大学合并成帝国大学,初代校长加藤弘之为了整肃合并前后两校学生风纪,强制执行统一的校服政策,由帝大带头,白线帽、詰襟服(立领装),成了日本第一代校服,也就是我们如今看到的日本男子校服雏形,随着日本帝国在20世纪初迅速崛起,这种校服也西进大陆,在民国时代也相当流行。

15.jpg

(2013NHk晨间剧『ごちそうさん』《多谢款待》合影照,男女主役渡边杏与东出昌大造型刚好符合明治末至大正期的青年男女学生标准装扮。)

主题还是回到女生上來。明治中期日本男式校装由传统和式逐步过渡到了洋式,女生服装也在进步,但还是沿继着旧有传统。上半身的改革都没有意见,主要的焦点集中于女性下半身:

旧江户时代女子因不用工作亦极少外出,只负责持家,未婚着振袖,已婚着留袖,明治开国,武士被取缔,女权运动勃发,兼之资本时代到来,劳动力需求,意味着女性闭门不出的闺阁时代也告亡。最先着袴的有两批领潮者是女校师生和丝场女工。前者很好理解,毕竟时代万变教育工作者和受教者总不离进步第一阵营。但后者很多日本人都不明白。答主稍稍释疑:

近代日本支柱产业是女工为劳力的制丝业,这个行业最初是国营控制。在众多日本人固有印象中战前的丝场女工是贫下农家出身,受株主盘剥的的悲苦少女。但实际情况日本第一、二代丝场女工不是庶民农家。明治政府出于照顾安抚政策,招收的是士族之女,这些女工家境背景并不差,有些甚至是中产阶层。但女性不可能穿着江户时代束手束脚着装去干活的。所以过往武士所着的男袴,反正家中闲置也是浪费,不如二次利用,由士族女工带头,逐步也被普及到了女性职场世界当中,再换个通俗易懂的说法,如果没有这些女工辛勤劳作,绢丝的价格不会降到庶民阶层,后世袴服的流行也将是天方夜谭。相比女校师生这种对世俗世界推动力可能更大。

16.jpg

(左图为明治时代富裕阶层家的令媛的正装,这也是传统的振袖。右图为群马富冈美术博物馆复原明治期日本第一大制丝场富冈丝场女工在法造旧式缫丝机上工作场景复原,注意她们身上的装扮,小袖+仙台平款式男袴。)

17.jpg

(明治5年富冈制丝场女工薪资工勤概况图, 做六休一还附带节假,比大天朝还TM良心。明治8年9月『官員録』中记载,明治8年日本政府公务员平均月俸13·3円。东京警视厅初任巡查月薪才4円,小学教师3.6円。当时日本工薪阶层工资最高是石大工与丝场女工,再下來是九州煤矿工人。这三类人高工资都是有现实理由的。比如石大工,他是伴随着开国后西式建筑的火热水涨船高。近代前期日本煤炭业比制丝业还迅猛,甲午战争前基本便占据了中国长江以南市场,供不应求。制丝业是因为當时欧洲两人造丝国法意同时遭受吞微粒子病害,产量消减了近6/7,而中国江南刚经历太平天国之乱,生丝产业不但大伤元气,而且尚没有向工业化转型,仍然停留在家庭作坊水平,在此等利好下,日本制丝业猛追中国,无论是规模还是质量都一改开国前粗制滥造的评价,开始替代中国输出美歐。产业成功的反馈必然是高工资高福利,确实那时的丝场女工是人人羡慕的职业,这些士族出身女工也出手阔绰,结资日一到就迫不急侍去买首饰化妆,那些商家也知道她们的工资水平,甚至为招揽生意赊账借赁。从这侧面來说,她们有资格有实力做近代日本女性服饰的领潮者。)

不过呢女穿男袴的新风潮,是受到明治政府和舆论的压制和抨击的。男袴又名马乘袴或武者袴。本是武士正装,为方便武士出行,引弓抜刀,甚至出恭方便,设计上是低腰开裆,走步是大开大阖。但传统日本振袖是高腰束胸,行姿是点足轻步,这一点即便只看国内抗日神剧都知道的……话不如图:举例大伙就明白了:

18.jpg

1460356771290550.jpg

20.jpg

放在肉球满天飞的今天肯定没有人会多说什么……但对于当时特殊过渡时期的卫道士或国粹主义者这绝对是不能接受的。特别是男袴背后的开裆——女子露股这成何体统啊!

『郵便報知新聞』明治7年一则社评便如此说道:

「今日我邦にも婦女子にして袴を着し昂然として毫も恥る意なし。その甚哉奇異の風体、実に国辱とも云べし」(今日我邦妇女着袴示人,昂然阔步,毫无耻意。众云此奇异甚哉世风,实乃我国之耻矣!)

在保守为上社會舆论下,明治政府也做出了回应。1883年明治16年,文部省制定了女学校服装規,其中此「習風ノ奇異浮華二走ルコトヲ戒ムルハ、教育上惣ニスヘカラサル儀二候」(奇装异服禁止入校)条,女穿男袴明令禁止在内。1885年东瀛洋务派代表人物森有礼任文部大臣,大力推广洋装,华族女校东京女子师范等官校也穿了一段洋装,但好景不长,1889年森被国粹主义者暗杀,罪名就是他太过激进的教育欧化,即便他死后保守世论的报纸还不忘踩两脚,骂他数典忘祖,罪有应得。世论如此激烈,这洋装谁还敢穿啊……

学生既不能穿洋装,又不能穿男袴,那学校又要管理风纪那该如何是好?

1886~1893年间,日本少女群落间出现了一种兼和女性传统优美,生活与工作方便利的新袴出现了,因为整袴形姿酷似日常所用的行灯,顾名「行灯袴」,此袴最大特点是过腰束带,后股合裆,左右足亦可如男袴可分可跨,但又不显得过度,用色亦比男袴更为多彩,与内着传统振袖或襦袢搭配便丰富起來,整体上像缩小版的裙裳。因为这种设计改良从女性角度充分考虑,一经推出,便迅速风靡起来,挡都挡不住。

21.jpg

22.jpg

行灯袴的发明者按战前明治社会文化研究者石井研堂的『明治事物起原』定说,是为宫内省直属的华族女学校的校长,原皇室女官下田歌子根据平安古朝宫妇女官所着緋袴发案,变改而来。战后该校毕业生旧华族前田家长女,名媛前田(酒井)美意子鼓吹述称。其袴色纹易绯化紫,盖因宫中未及笄礼少女着浓袴。故又有「紫式部」,「海老茶式部」,「葡萄部」三种由浓至淡变色,三者中又以「海老茶部」最为流盛,渐渐成为行灯袴代称。不过近年又有新说新诞,东京跡見女子大学(前身跡見女学校—私塾)的『学生便覧』中称言,早在1875年本校开校之际,生徒便着紫色女袴,这始于观校的明治皇后一条美子的御赐之恩,她们把自己本校袴服称为「紫衛門」,与华族女校「海老茶部」抗衡,虽然因学校不如后者有名在女袴发祥之争中落败,但事实是男袴禁令前, 1882(明治15)年跡見女学校寄宿生袴姿装扮现存照片一枚。下图为跡见大学官网学校介绍校服篇介绍,跡见女中也是日本最早的女校:

23.jpg

而华族女学校最早留有女袴记录的是1885年(明治18年)11月13日记录明治皇后行幸的绘图「華族女学校行啓」。十分讽剌的是这幅画作者是跡见女校创立者跡见花蹊的外甥跡见泰。见下图:

24.png

「華族女学校行啓」

25.jpg

( 两校创设者下田歌子与跡见花蹊,同时也被各称为女袴发明者,至今两校爭论不休)

26.jpg

(左为身兼三越百货、生命保险、王子造纸数社社长的大财阀朝吹常吉夫人,长阀陆军中将长冈外史之女长冈磯子华族女校时代女袴写真,她是明治十美人之一, 不过拍这张照片时她己经定婚了,16、17岁的新娘这是当时非常普遍的,即便在进步的女校也不例外。右图为昭和天皇长女,平成天皇之姐成子内親王学习院修业式照,也算是磯子的同校后辈)

因为女袴的领潮者是女校生,这些人家族背景与学识修养,社会人脉都比庶民要优胜大截,所以传播的速度相当迅猛,不但望族名媛,甚至皇室成员都欣然接受, 既然在上流社会大流行,当初的媒体舆论抨击自然“华丽大转身”,美评不绝。当时在女学生中除了女袴大流行,还有便是刚刚普及开的自行车,于是身着女袴,骑着自行车的少女成了明治大正交年间不少男校生梦中情人标准像,小杉天外青春小说『魔風恋風』虽然题材是罗朱恋式老套情节,但对当时青年学生男女日常生活与恋情拿捏刻画相当精细准确,受到了广泛追捧,此书最令当时人印象深刻是封面——束袴散发,和洋折衷女主人主荻原初野骑行踏春之姿:

下图为1910年明治43年3月美国教会所创东洋女子英和学院毕业师生合影,即便是私立洋校,校服依然是传统的岛田结,襦袢,行灯袴和式服装。

30.jpg

这一届出了两个有名人物,英语文学翻译家村冈花子(上往下数第2排最左),华族出身的和歌诗人柳原白莲(同排最右)。后者柳原白莲无论当时还是日后更为有名。她是大正天皇的表妹,昭和天皇姨母,大正十美人之首,一生波澜万丈,和中国亦颇有渊源。她的美貌与才学被鲁迅赞诗过,新中国成立不久与夫宫崎龙介(宫崎滔天子)两度来华,受到了毛主席与周总理亲切接见。2014年NHK晨间剧『花子とアン』《花子与安妮》便是以她二人生涯为原型进行创作改编。

31.jpg

(本物柳原白莲与仲间由纪惠饰演的叶山莲子,二者就对比吧。这部剧中前半端大部分是当时女校生活写照,私奔这件事确实发生,剧中没说的是这是1921年10至12月日本头条新闻,甚至时任首相原敬被暗杀这件大事都没人关心,没办法,谁让她是天皇陛下的表妹私奔一个“赤色分子”,千年等一回的大八卦。因为新闻媒体的连续轰炸与无良炒作,惹毛了大正,宫内省插手,方才悻悻作罢。有兴趣自己可以去追剧,不过希望边看边阅历史,这里不再啰嗦了……)

32.jpg

(『花子とアン』《花子与安妮》一张校内女生生活场景)

女袴作为日子女子第一代校服在昭和战时被废止,但并没有退出历史舞台,直到现在仍是日本大学女生卒业式正装。女袴历史就介绍到这,完结之前先上,以上所提三校现今校服模样,挑不到颜值高的,莫怪……

33.jpg

(原华族女学校,现学习院女子高等科,图中此女生不解释,自己搜索去)

34.jpg

(创校140年的原跡见女子私塾,现跡见学园高等学校,背后是其创设者跡见花蹊塑像)

35.jpg

(原东洋英和女学校,现东洋英和女学院高等科,『花子とアン』《花子与安妮》中变名为东洋修和女学校。)

不过对于活在二次元世界我这个死宅眼中代表大正时代最美的女袴之姿當仁不让还是这位:


36.jpg


(女袴历史就介绍到这,接下来还会有万众期侍的水手服。


阅读:1093       最后编辑于:2016年04月11日

评论

可以输入 140 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