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特  >  喵记列表  >  日夜兼程:第五日下午,终于进入池田屋新选组餐厅

日夜兼程:第五日下午,终于进入池田屋新选组餐厅

发布于2016年07月07日

原文作者:wildgun

转载自wildgun.net



时间:2016年2月17日下午至夜间

地点:京都

1.jpg接着上回,大半个白天从京都出发,坐列车前往三重县参加伊势神宫的祈年祭,浏览了外宫、内宫及月读神宫之后,下午也坐列车返回了京都。

京都 新京极

到了京都大约已经下午5、6点了,这个时间点基本上已经过了神社与寺院的开放时间。京都市夜间较为繁华的则是三条、四条附近的新京极地区。

2.jpg

当时还没把司马辽太郎的《坂本龙马》读完,读完后才注意到,原来新京极地区是幕末时期重要一番——萨摩藩——的地盘。现在则成了灯火通明游人如织的商业街。

3.jpg

先去吃了天下一品的拉面。对于中国游客来说,更有名的拉面连锁店似乎是一兰拉面吧?不过我之所以会特地找到这家,则是因为读了台湾出版的《别傻了!这才是京都》一书。

4.jpg书里有关天下一品拉面的这一章节,提到一则“都市传说”,说是它们家拉面主打两个品牌,一种是清淡汤底,一种是重油汤底。重油汤底的拉面,汤汁浓厚到可以把筷子插在里面把碗反过来支撑起!

5.jpg

显然,这只是一则都市传说而已。又或许书中描写的这份场景,是冬天汤底凝结成冻后也说不定。但书中同时也提到:在京都有许多家天下一品拉面的连锁店,而对于每一个土生土长的京都人来说,就像神社、寺院或是樱花树那样,也都有一家“属于自己口味”的天下一品拉面分店。

6.jpg这一天,从我喝完的碗上文字中或许也可以看出:不是普通的“谢谢”,而是更为直接地写着“明日也等待着您的光临”,可见是一家非常深入当地人生活的连锁拉面店吧。

吃了一碗拉面,之后便在新京极附近逛宅店。京都以古都闻名天下,而宅文化店铺则没有东京秋叶原、日本大阪桥那么繁盛了。主要的宅店也都集中在新京极周边。

7.jpg上图为虎之穴的门口。

8.jpg

然而日本毕竟是日本,宅文化本身还是十分丰沛的,比如在这里我看到了满满两个架子上都是各类大小同人展的宣传单。如果这些都是京都本地的话,那可见宅文化还是领先于世界的。

夜逛北白川,寻找与小说相似的那家店

本次游记的前几篇提到过的吧?有一部台湾角川出版的轻小说《唐草图书馆来客簿》引发了我对京都的兴趣,并也成为了我造访京都的动力。书中介绍了平安时代的小野篁与时子内亲王以冥官的身份来到现代京都,为了接引尚徘徊在人间的「无道」了却心愿前往天道,而发生的一段段小故事。

书中故事发生的场景基点,则是设定在京都市北白川附近的一家西洋风格的咖啡厅式图书馆。(在小说第三卷《~冥官小野篁與短夜追憶~》开头有明确提及。)

于是我也想去体验一番那种风雅情愫,然而作者并没有指明是哪一家,小说也并没有给出插图能够据以判断。因此以下都是我的个人简介:我用日本餐厅点评网站tabelog.com,搜索北白川地区,还真找到了这么一家风格类似的、内部摆放着书籍(但没有小说中描写那种书柜)的咖啡厅——GOSPEL

11.jpg北白川附近有银阁寺与哲学小道,然而却并非新京极那样灯火通明的不夜城,因此虽然有路灯,但还是蛮静谧的。

12.jpg怎么样?很有西洋图书馆的气氛吧!甚至还有一些吸血鬼古堡的氛围……

13.jpg然而,由于tabelog的记载错误,或是店铺营业时间调整。总之,那天这家咖啡店夜间不营业……吃了闭门羹,于是只好改天再来。但夜间来一次、白天再来一次也并非坏事,《唐草图书馆来客簿》小说里就提到过一桩有关夜晚在银阁寺哲学小道拉人力车的故事。

池田屋,在新选组事发真迹感受历史

回到前一天来过,却因店内人多而未能用餐的池田屋 はなの舞餐厅。上回也提起过,はなの舞是一家连锁性的主题餐厅,而各家分店中,名为池田屋的就这一家——因为这里确确实实是幕末新选组相关池田屋事件的发生地遗迹。

14.jpg各位还记得,之前提到过日本幕末时代,社会的矛盾焦点吗?没错,就是对旧社会秩序(幕府)、新时代秩序可能的引领者(天皇)以及突如其来的外在力量(西洋人)三者的态度。新选组作为从德川幕府周边地区出身的一伙浪人,自然也因为有着浓厚的地缘情谊,而选择了支持幕府这一方。

15.jpg同样是基于地缘因素,在德川幕府建立初期,打了天下建立政权分田地的时候,把靠近江户的土地分给与自己最亲密部下,成为了谱代大名;而那些没有帮过自己,甚至是降伏的地方领主,则分到离江户城偏远的地区,称为“外样大名”。这样的土地划分自有其道理,但也藏了隐患:那些原本就不这么忠心的外样大名,就容易变心,而且被分配到偏远地区,又让各自独立以及与外国进行贸易以壮大自己成为了可能性。

在这样的地缘因素下,远离江户的萨摩藩、长州藩,就成了日后推翻幕府帮助建立明治政府的主要力量。

16.jpg

至于这座池田屋,在当时代是一家旅馆,是长州藩在京都的一处驻扎地,也就是说,这栋建筑物是长州藩人士经常出入、聚集的地方。

1864年初夏,在京都充当守卫的新选组通过自己的消息渠道,注意到长州藩人士正在密谋着什么——后来才知道,它们打算挟持天皇,并暗杀当时还未继任将军的一桥庆喜(德川庆喜)。为什么要劫持天皇呢?因为日本从神话时代以来就有个传统,那就是天皇是万世一系的,是一脉相承自神话中的天照大神的。(就是我这天早上去的伊势神宫内宫的主祭神,当然,这只是日本的神话啦。)所以谁得到了天皇,谁就在政治上有发言权,长州藩是这么考虑,向当今德川幕府叫板的。

17.jpg只是计划没成,就泄漏到新选组那里去了。1864年7月8日这一天夜里,新选组人马兵分两路,前往情报来源中两个可能聚众的场所,进行治安维护(不,其实就是暗杀)。结果,惨烈的战斗就发生在了位于京都三条,也就是这家餐厅原址的——池田屋。

18.jpg

而《薄樱鬼》则是日本一款女性向AVG及改编动画,其用戏说历史的方式,加入了“鬼之一族”以及“变若水”等魔幻元素,使得以新选组为主线的时代故事变得更为扑朔迷离。所以,最近几年这家池田屋里几乎都是《薄樱鬼》的关联主题活动。

下面转换到轻松话题时刻,来看看主题餐:

琳琅满目的菜单,几乎都是《薄樱鬼》的元素。

山南敬助的主题饮料,之前在光缘寺,参拜过他的墓碑。

话说,这家池田屋餐厅现在应该是名扬国内外爱好者了吧?例如我写本文的时候是2016年5月19日,前几天在一个6人的讨论组里,正好有一位现在在日本旅游,去了池田屋。群里的另一位画师也说,她1月份也才去过,游记中也正在连载相关内容……仅就6人里便去了3人,还并非特别《薄樱鬼》的爱好者讨论组啊!

当然,这家餐厅不仅仅有主题餐,2楼还有夸张的布景,重现了池田屋事件当晚勇斗与惨斗的一幕。

如何看待新选组的这次暗杀行动呢?以现在的视角来看,在池田屋事件中,被暗杀的人们,那可都是试图推动历史向前发展,尽快摆脱腐朽幕府的志士。然而就当时代的“主旋律”来看,新选组也确实是以暴制暴地在维护治安——至少消灭对天皇与一桥庆喜的谋害。

就司马辽太郎的小说来说,他既为新选组撰写了小说,也为坂本龙马写过小说,甚至还写过德川家康的历史小说——这很像日本人对待历史的态度——无论善恶,都予记述。

联想到之前在壬生寺新选组墓地了吗?在同一片方圆土地上,既有近藤勇的半身像,也有当时与之对立后被其剿灭的芹泽鸭的墓碑,都是整洁地竖立在那里,供人们凭吊参观。再联想到这一天上午远赴三重县伊势神宫最后看到的月读宫内,不但供奉有月之女神善良的一面,也祭祀着它恶的一面——月读荒魂。

可见,日本神社就是这样不分善恶地记述着历史。

最后,让我们以这幅池田屋内全景照片作为思考切入点,考虑历史、考虑史观与价值观、考虑自身立场与限制。注视着另一头墙上那“梦”字的,是暗杀者还是被杀者呢?

预告

后一天的行程安排则与ACGN作品关系较为密切,同样是开京都府,前往兵库县。主要两件事:《Fate》圣地巡礼,以及探访《星之梦》中同款的星象投影仪。

那么,下回再见。









阅读:698       最后编辑于:2016年07月07日

评论

可以输入 140 个字
子蓝新
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01月14日 14:07

关联的圣地

池田屋
海 外 日本 京都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