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特  >  喵记列表  >  日夜兼程:第四日下午在京都,追迹幕末风云

日夜兼程:第四日下午在京都,追迹幕末风云

原文作者:wildgun

转载自wildgun.net



时间:2016年2月16日下午至夜间

地点:京都

1.jpg在京都,追寻新选组的脚步

就目前而言,我对日本历史文学的了解大致集中于平安时代,以及幕末时期。看过了平安时期盛极一时的藤原氏春日大社,也看了小野篁前往黄泉的井,下面该轮到走访几处与幕末时期新选组有关的地点了。

其实这应该算是第二次了吧,前一次来京都旅游时,住的宾馆(这一次也是同一家)附近就有一块新选组油小路事件伊东甲子太郎遇难之地的纪念碑,我在2014年夏天的游记中写到过。这一次,则有更充裕的时间来探访与体会。

先简单说明一下幕末时代的意思。当然,我对这段时期的了解也大部分来自于动画片,以及司马辽太郎的历史小说,因此也难以说符合史实,但在游记之前还是向各位说明一下当时的历史框架吧。所谓“幕末”,即幕府末期,用中国的历史观念去套的话,就是幕府时期就是封建社会,而后来的明治维新则将日本带领进入了近代。所谓幕末,即日本封建社会末期,即将转型发展的时期,是十分黑暗又激荡的时期。

在历史故事中,这一段时期内,日本存在着三种主要的势力——或者说每个有思想有身份的人,都会主动或被动地被卷入三股势力的角力中:三股势力中其中两股来自日本国内:天皇和将军,第三股势力则是“夷”即西方列强。在幕府时期,日本处于相对稳定的武家政权。幕府最高领导者——征夷大将军作为幕府的最高领导者,处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局面。但在将军上面的那个天皇却不是中国的皇帝,而是只作为礼仪象征的天皇皇族。也就是说,幕府将军是当时的实际最高掌权者。不过要注意的是,这里所谓最高掌权者,却又不像中国古代那样“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的统一,而是幕府统管各个大名(地方领导人),但大名在各自领地上却拥有许多地方自治权——也就是说,很接近西欧那种“封建”。

随着文化的兴盛,特别是儒家思想的传播,天皇逐渐被民众重新认识起来,当然也逐渐积聚起了对幕府不满的势力。另一方面,1853年美国船只驶入江户湾,史称“黑船事件”宣告了西欧列强势力的到来。于是,当时的人们就对这个三股势力不同的态度,而可以简单地被划分为多个阵营。例如对幕府是“拥幕/倒幕”、对西欧是“攘夷/开国”,对天皇的态度则是处于“希望天皇统领日本国(勤王)/继续安于礼仪地位”。

这次的旅行是在关西地区进行,住宿也是在京都,因此也是在京都市内探访。比如第一个要去的地方便是光缘寺,这是它的大门。

2.jpg

正如同幕末时期日本国内存在着两股势力——在地理上,则反映在京都与江户这两个地方。京都自然是天皇所待的地方,而德川幕府又名江户幕府,则是发迹于江户。江户就是现在的东京,而京都则依然是京都,但是在其附近聚积起了一座商业城市大阪——你看,到现在这一东一西两座城市就成了日本经典的旅游线路的两头。

新选组一开始还没有成立,只是一群散漫的浪人武术教练。发迹于江户附近的武州,属于幕府直属的领地,这从地缘上就奠定了后来新选组成员对幕府的亲近与忠诚,因此新选组是拥戴幕府的,也奠定了其非勤王与攘夷的基础。也就是说,新选组其实是一个守旧派的浪人护卫团队,拥戴幕府为主。在一次幕府将军要从江户出发来到京都的任务中,作为临时护卫团体被选中。后来便驻扎在了京都内成为了当地治安管理团体——这么说实在是太仁慈了,其实他们是对幕府敌对势力进行暗杀的刺客团队。

3.jpg

当然,这个组织中的一些成员也有过思想动摇、分裂甚至背叛。就亲属关系而言,与新选组局长近藤勇属同一武术流派天然理心流的成员属于核心成员,而其余的则往往难以进入核心决策团体,因此也容易发生思想上的动摇。

在这座光缘寺里,就埋葬着一批新选组的成员。

其中一座墓碑上有署名,墓主人姓山南,即是新选组中的山南敬助。

山南敬助算是队员里的一位文化人,却因并非出自天然理心流派而始终不能掌握新选组控制实权。因此在新选组活动后期出现了勤王的思想,即支持天皇从幕府手中拿回权力。后来被新选组要求切腹。

在山南墓的旁边,还立着一块“真明院照誉贞相大姉”墓碑,仔细看的话,侧面则有“冲田氏缘者”几字。

10.jpg

传说中这是一位不知姓名的姑娘的墓碑,是新选组队员冲田总司曾经爱恋过的女子,在司马辽太郎的小说中有所提及。

11.jpg根据说明看板,光缘寺里还立有其他许多为新选组队员的墓石,但比较有名的就是这两位。

走出光源寺,还有其他两座与新选组有关的建筑。其实这三处都在同一个街区,就位于中京区,走个3、4分钟就能到下一个地点。这里的建筑都是那种“町家”,就是江户时代的老房子。哪怕不是来探访历史,而是闲逛散步,也有一番风情。

15.jpg循着谷歌地图,来到这座建筑前。这里原本是新选组尚未成立时,仅仅作为护送天皇任务完成后的临时定居点:八木家 http://www.mibu-yagike.jp,现在这里则经营起了一家点心铺子,名为鹤屋

16.jpg

建筑前插着一面赤红色的诚字旗,“诚”即忠诚、赤诚之心,是新选组秉持的理念——当然,是对于幕府的忠诚。

然而即便都是对幕府的忠诚,当年新选组在获得这个名号之前,作为一支浪人队伍,其内部也发生过分裂与对抗。例如在这里八木家屯所,就发生了以近藤勇为首的小团体,将另一派以芹泽鸭为首的小团体肃清的事件。此事也曾被改编成动画片《薄樱鬼 黎明录》。而在这里可以付费见学,参观到当年建筑内部的真迹。

当然,里面也是不能拍照的,而且也只提供日语介绍。于是结果我……也还是只在十分钟的介绍里只听懂了一两句话。介绍的老大爷很耐心地拿出介绍图,并且在关键地方还用手比划着向我解释。外加这段历史故事我也算大致完整地读过,因此理解起来并不难。在这座屯所内,老大爷带我与另一位很热心于这段历史的中年女性游客一起参观了宅邸的一部分,也看到了上方门框当年两派人肃清搏斗时留下的刀痕。

17.jpg

因为这里现在是点心铺子,在完成约十五分钟的参观后,店家还会提供一份简单的餐点——一杯抹茶,和一块屯所饼。看起官网介绍,其中原料用到了壬生菜。壬生是这片地区的名字,而壬生菜也同样出现在司马辽太郎的小说中。

19.jpg走出八木家,同样再没走几步,就摸索着来到了壬生寺 http://www.mibudera.com

壬生寺境内有一处名为壬生塚,穿过一间屋子,便可走入一座露天庭院,里面集中放置了与新选组有关的遗迹。

23.jpg例如这里就有上述提到过的,被肃清的一派首领芹泽鸭的墓碑。

24.jpg

还有一块较大的石碑,上面刻有“诚 新选组显彰碑”几个字。

25.jpg

不仅有芹泽鸭的墓碑,这里还有近藤勇的半身像,以放松的神态看着远方。京都这座城市,正是当年新选组活跃的舞台。

26.jpg

在近藤勇半身像旁,放着一个绘马架,上面留下了一块块爱好者祈愿与祝福的绘马。

这里的绘马图案有趣活泼,让我们选几块来看看:

嗯……嗯……

诶……?

我参观时,旁边还有三两个看似是女高中生模样的游客,也嬉笑着用日语说:这样没问题吗?

其实不仅仅是《薄樱鬼》,这里还有《刀剑乱舞》的宣传看板。

32.jpg

这真的没有问题吗?我也这样想着——这里可是寺庙啊!

然而,这就是壬生寺、这就是京都,这就是现代日本。

此处,不仅历史上原本敌对的两派——芹泽鸭与近藤勇,能够一起被供奉和祭拜;历史上一层一层的时代也可以在这里交相辉映,平安时代、幕府时代、幕末或近现代,每个时代的人物都在它们一生中留下故事的痕迹,然后在此得以彰显。非但如此,甚至是严肃的历史真迹与流行的游戏内容,学术与娱乐、考据探究与脑洞大开……都可以在这一方空间里共存。在壬生寺的这片空间里,我体会到的不仅仅是新选组的史迹,更深刻而真切地感受到了日本文化的自由和包容。

无论是来考察历史的严谨学者,还是玩手游慕名而来的女高中生,游客们怀着各自对历史的不同认识与解读,都可以在这里汲取到各自的快乐。这不正是一个“和”字吗?以我这个外国人来说,最初以帮朋友拍《薄樱鬼》的Cosplay为契机,我去看了动画,后又读了司马辽太郎的几部小说,也进一步读到了幕末时代的史实。历史文化元素的发掘,难道不正是这样有益且有趣吗?反观中国,恐怕这种古迹与流行文化并存的情形是不可思议的吧。中国那些所谓“保护经典、不容恶搞”的理念相较之下便相形见绌,连经典本身也随之黯然无光了。

此番在壬生寺,我又认定了一个喜欢日本这个国家文化现状的理由。

用餐、用餐和…用餐

参观了以上三处与新选组有关的地点后,我意识到太阳即将下山了,而我的午饭好像还没吃。说起来我发现自由行起吃饭就会很混乱,一般午饭只会在车站等车时买面包吃,正式的午餐全都省略了。大家也是这样的吗?

待下午4、5时,这些参观景点也都到了当天的参观截止时间了,我开始觅食。

依然是都野菜 贺茂,但之前是在位于京都水族馆前的一家分店吃的早餐,这一次则是去了四条乌丸本店用的晚餐。一样是自助餐,晚餐的价格则是1350日元。要知道,在日本有很多面包蛋糕甜品店,便利店里的便当啦饭团啦也不少,但要说蔬菜水果还真是偏贵的。因此觉得都野菜 贺茂是经济又实惠的补充蔬菜的地方。

36.jpg本店是黑漆漆外观的房子,其实里面空间也不大,但对于我这样的旅行者来说实用就好。

37.jpg一样是售货机买票,不明白的话会有店员来指导。还会分到一块牌子,当你离开桌子取食时,立在这里表示人还没走。

之前吃早餐时我就看到了蔬菜和面食,不过晚餐的柜台上有一样荤食,可见虽然是名为野菜,并不全是蔬菜。

说起来,京都的野菜(蔬菜)有几种确实是蛮有名的,例如圣护院大根(白萝卜)或是九条葱,还有京茄子等。

走出店时,太阳已经落山了。对了,都野菜目前只在京都有三家分店。如果在日本其他城市也有这样适合旅行者补充蔬菜的地方,请留言告诉我!

48.jpg接着去了有名的三条大桥。在星巴克喝了杯当季限定的樱花饮品。

这里应该也算是挺有名的一家星巴克了,特色便在店窗外流过的鸭川。入夏之后,鸭川沿岸的各家店铺会架起纳凉床,供游人一边享用美食一边欣赏鸭川景色。但我去的2月份纳凉床尚未设置,因此只能点一杯樱花饮料,隔窗眺望着外面潺潺流过的鸭川。

走上三条大桥,抬头望去,尽管河道两岸灯火璀璨,但夜空上竟也是可以看到点点繁星的。或许这该归功于京都市对建筑物高度的限制。浪漫一些地想,一座抬头能看到星空的城市,也成了我爱上它的又一个理由。

51.jpg

当然,我来到三条大桥其实还有另一个目的——一家名为“旅籠茶屋 池田屋 はなの舞”的新选组主题餐厅。可惜今天客满,店员告诉我若非预约,一般只有到9点之后才有空位。

好在,はなの舞是一家连锁餐厅,在我宾馆所在的京都站附近,还有另一家主题餐厅——龍馬軍鶏農場。正如其名,这家店营造出的主题,则是幕末时代立于新选组另一方,甚至可以说是开创了时代先例的日本历史人物,《船中八策》的提议者——坂本龙马。

幕末的另一方:坂本龙马

52.jpg我对坂本龙马的了解,大致是来自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的司马辽太郎所著长篇小说《坂本龙马》。相比于新选组“从关东组织起来挺进京都,再从京都节节败退至关东乃至北海道”的行动轨迹不同,我很难用三言两语来概括坂本龙马在幕末时代的活动路线。小说中,坂本龙马在各地活跃,好像什么都做了,却碍于我对当时历史的了解程度不够因此蛮难理出一个头绪来。《东大爸爸写给我的日本史》则吐槽过“其实坂本龙马什么都没做”。

以上文所说,幕末时代有识之士对幕府、天皇以及国外势力的态度来说:坂本龙马当然是反对幕府政治的,但他却利用幕府,凭着和幕臣胜海舟的师徒关系,建立起了依托于幕府的海军组织;对于天皇,他倒没表现出明显支持或者反对的态度;而对于外国势力,他在心怀保全日本国土的同时,又设法积极学习吸收国外的技术乃至社会管理学说。记得《坂本龙马》小说里描写了这么一段有趣的对比:说坂本龙马一开始是武术教练,自然是拿武士刀。有位慕名的好友就开玩笑地找他挑战。第二次见面时,他笑着掏出一把西洋枪,说现在已经改啦;等到第三次对方也拿了一把西洋枪又去找他时,他却从怀里掏出一本《万国公法》,笑着说:“哈哈,现在我用这个。”

53.jpg

以上这个段子我估计是小说作者杜撰的吧,但这也确实说明了坂本龙马是那个时代积极吸收学习外国势力的方方面面——从技术产物,到社会管理。

说回我的旅途。

来到龍馬軍鶏農場,其实这是一家居酒屋,店面内外则是充满了江户时代及幕末风云的元素。

门口有一尊金色的坂本龙马塑像。坂本龙马有一张广为流传的照片,就是这样倚靠在半身高的一块石头上。

56.jpg

门口还有坂本龙马与妻子阿龙姑娘的看板,供游客照相用。根据小说作者司马辽太郎的说法,坂本龙马是将新婚蜜月旅行的习惯带入日本的第一人。

57.jpg

58.jpg

进入店中,里面的装潢也颇具江户时代的特色。哦不,其实我也没亲眼见过江户时代是怎么样的,或许其实并不这么夸张,但总之这家店内的气氛能渲染出一种时代感。

来看看菜单?自然,与其它主题餐厅一样,菜单上的命名也充满了主题特色。例如鸡尾酒以及混合饮料,都是与龙马有过交情的一些人,例如上面提到过的幕臣胜海舟。而米酒也被冠以“船中八策”的大名,这是坂本龙马在一艘船中与当时几藩要人一同商定的一份纲领,以此促成了不久之后结束日本幕府时代的大事件“大政奉还”以及之后新政府(明治政府)的建立。

61.jpg其实,这也是我印象里自己第一次进入居酒屋。以前一点日语也不会,而且跟团旅游时晚上也不想出宾馆逛逛,于是这才是我第一次去居酒屋。啊……其实居酒屋这么三四道菜点下来,有点小贵啊。

毛豆,在日本叫做“枝豆”,听说属于日本居酒屋必点的冷菜,于是我也来一盆。

接下来点的三道都是与鸡有关的料理——为了应景。据说坂本龙马喜欢吃鸡,小说里就不知提到过一次。例如我记得在小说中坂本龙马遭刺杀遇害之前,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还叫人去买一只鸡来吃,也由此少了一名护卫。

67.jpg

最后一杯饮料,忘了是谁的了,好像是以坂本龙马的师傅胜海舟命名的。说起来无论是动画片还是日剧中,日本人进居酒屋的习惯都是喝啤酒,但我作为一名14岁的少年旅客,还是不随意喝酒了吧……

店内挂的一些装饰灯笼,上面也写满了与坂本龙马有关的元素文字:土佐藩是坂本龙马的出身地;萨摩藩及长州藩则是坂本龙马设法调停争端并使之结盟最终促成倒幕的两大雄藩。从这里可以看出地理政治上的因素:这三藩都是日本西面的两座大岛:九州岛及四国岛上的藩国。他们离当时的幕府军事政治核心,即关东的江户(东京)以及关西的京都比较远,但却又靠近香港、亚洲等港口,成为了与西洋以及中国交易的口岸。而坂本龙马也顺势为之,基于交易促成合作进一步充实军事。

预告

这一天,在奈良追想平安时代的重臣藤原道长,再回到京都见到了自古流传的都市传说小野篁通向黄泉的井。下午又考察了幕末时代不同立场的知名人物遗迹:支持幕府继续存在的新选组,以及在颓废的幕府社会上试图构建起新社会秩序的坂本龙马。

后一天2月17日,我将从京都出发,坐上路途长达3、4小时的列车,前往三重县,那里有着日本神道信仰中极为重要的场所:伊势神宫。而2月17日也正是当社的祈年祭,从中可以看出日本原始信仰中与农耕文化息息相关的诸多元素。



阅读:631       最后编辑于:2016年06月29日

评论

可以输入 140 个字
米白
冲田组瞩目
2016-10-13 20:06
裕竹
好想吃 ( Φ ω Φ )
2016-07-01 14:29

关联的圣地

壬生寺
海 外 日本 京都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