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特  >  喵记列表  >  梦醒之时—记《棋魂》藤崎明的最后一次出场

梦醒之时—记《棋魂》藤崎明的最后一次出场

发布于2017年05月16日

在藤崎明最后出场的那一话,她似乎明白了,她将永远无法理解小光的世界……







这个夜晚对我来说突然变得分外难熬。本来几个小时前想放纵一把自己,叫了高油高糖的外卖,拿到外卖的时候,竟然一点胃口都没有了。本来对今晚的英超比赛期待已久,但是利物浦队艰难射入一球后,我一点也不激动。


鬼使神差一般,昨天从书柜里翻出了一套出版于2004年的《棋魂》,又翻了翻,决定再复习一遍。而在等外卖那一个小时,我把最后一卷看完了。那种一边把外卖塞到嘴里,一边翻看漫画的期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就是深深的沮丧,空虚,怅然若失。


这也没什么,看完一部好作品的人只要长着的是人心,都会这样的。


把外卖扔到一旁,又把桌子上的漫画一本本塞回书架,我发现有一卷明显比其他几卷破旧,竟然是封面上社清春吐着舌头的第20卷。站在书架前的我非常好奇,怎么这卷翻得最破呢,翻了几下十几年前的记忆就被唤醒了——这是藤崎明出场的最后一卷。从21卷开始,人物介绍页再也没有这个女孩。


翻到第162局,也就是藤崎明出现的最后一回,刚刚复习完《棋魂》后的那种沮丧、空虚、怅然似乎又被放大了一倍。是的,当年的我肯定也是这个感觉的。


太奇怪了,不是么。


一般来说,王道少年热血漫画都会安排这样一个青梅竹马。和好莱坞的一些反复使用的俗套剧情一样,这样的人物设置往往也是最优解。作为热血漫画,很难腾出大量的空间讲述主角的感情。但是完全删掉异性之间的感情,整个漫画的感情架构未免简单。用青梅竹马的话,不但不需要把精力用在感情线上,也保证了围绕主人公各种感情的丰富。还有一点,青梅竹马还是一种“保险”,读者看到青梅竹马,就有一种安全感,知道那怕主人公输的只剩一条底裤,还是有人会站在他身边。当然了,没用青梅竹马,甚至没用感情线的王道热血漫画当然也不少,这不是什么铁律,只是如果出现了青梅竹马,几乎就是这样的。


《棋魂》似乎也是这样,藤崎明出场不多,对剧情似乎也没什么推动,她的作用似乎就是完成热血王道漫画中那个“青梅竹马”的填空。


难道不是这样么?后三卷藤崎明真的没什么出场的理由,哪怕是这个第20卷,你也不能画两个人初中毕业去领证结婚了吧。还有几个情节:金子特意拍了一张明明和小光在聊天的照片;藤崎明询问小光能不能在她升入高中后,给她所在高中的围棋部上课,小光也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一切有什么奇怪的呢,这种王道热血漫画,两个人的关系不能再稳固了,肯定是在漫画世界里,我们所看不到的未来,两个人还会并肩走下去呢。


为什么沮丧呢?为什么空虚?为什么怅然若失?


反复翻看了毕业的那几页,我这才注意到有几个情节像几根刺一样,不但是刺,还有倒钩。只要钉在脑海里,就拔不出,也化不开了。


第一个情节,围棋部的毕业生拍照的时候,照片里并没有小光。


第二个情节,小光的妈妈要回去的时候,小光也无意和明明继续聊天,直接就回去了。


第三个情节,失落的明明对着围棋部的教室,也就是理科教室拍了一张照片。


沮丧、空虚、怅然若失,难道是因为毕业?


毕业只是一种伪装,这一话,表面上是毕业的道别,其实是藤崎明和小光的道别。《棋魂》没有背叛人物,根据人物的成长和人物的性格,这些情节都水到渠成。藤崎明和近藤光在幼儿园就认识,两个人一直玩到了小学六年级,但是从小光遇见佐为开始,这种关系就逐渐开始破裂了。


围棋部的毕业生的相片里没有小光,代表着小光离开了围棋部,要知道当时明明还是因为小光加入围棋部的。小光一心想回家吃饭,妈妈一叫就走人了,对比明明对小光的态度,两个人对对方的感情也并不平等。明明拍下理科教室的照片,不但是对中学生活的几年,也是对围棋部,还有对小光的追忆。


有趣的是,一开始大家要找小光拍照的时候,明明还是红着脸阻止的:“别管他啦,小光初一就退出围棋部了。”


两个人感情的不平等,在第19卷也有所表现,在154局,明明在夜幕下的街道看到小光房间的灯光,为自己打气,小光简直变成了她心中的“明灯”了。


也就是说,我感到的沮丧、空虚和怅然若失,似乎是因为《棋魂》并没有给我其他王道热血漫画中青梅竹马们那种关系稳固的安全感么?


好像也不是,在第17卷,两个人一起回家,甚至连日式青梅竹马的“比高”都出现了,应该能肯定,两个人的关系还是那么要好。而且17卷到23卷,中间也没隔多长的时间。


我记着我有段时间对文艺作品里的感情归属的争论嗤之以鼻,心想世界那么大,干嘛在一棵树上吊死呢。那么好的男孩子/女孩子,哪怕不和某角色在一起,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我甚至很恶意地想,结局就该是男主角出席那些女性角色的婚礼,其他女性角色感谢他陪伴她走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现在一想,那些想法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是没轮到我头上。我是真不敢想象小光和小明分开的样子。


我猛然想到一点,这才反应过来。


藤崎明和近藤光从幼儿园就在一起了,小学也应该是一直在一起,到了中学,两个人虽然还是念一所中学,但是小光的世界一大部分都被围棋占据了。到了两个人中学毕业,一个去念高中,一个成为职业棋手,终于进入了不同的世界!


是成长!


在佐为消失前,小光的形象是有点圆滚滚的,而在佐为消失后,小光的画风陡然一变,身体变得挺拔而修长,眼神变得锐利;再对比一下第1卷和第20卷的藤崎明,她也从一个娇小幼稚的小学生,变成了一个为升学苦恼、高挑纤细的少女了。


两个人的关系那怕依然亲密,也不再是那种无忧无虑的玩伴一样的关系了。他们告别了那个无忧无虑的世界,一个要投入残酷的竞技比赛世界,一个要投入残酷的应试竞争。他们开始各怀心事,忧郁、冷静的表情越来越多,怒气冲冲、咧嘴大笑的表情越来越少。


这大概才是我沮丧、空虚和怅然若失的真相吧。


看到藤崎明和小光的分别,我突然有了一种梦醒的感觉。沮丧、空虚和怅然若失,这正是一场美梦醒来后,坐在床上,看着乱七八糟的卧室,独自发呆的感觉啊。


佐为消失后,《棋魂》就变得越来越真实,那种一路飙升的快感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各种求而不得的苦涩,站在高处的寒冷。到了“北斗杯”比赛开始,日本围棋与中韩两国围棋水平的差距,中韩棋手的名字与真实棋手的呼应,近藤光两败的事实,甚至包括塔矢行洋面对着空空荡荡的棋盘,绝对写实的场景,都宣告着美梦的结束,现实的来临。


在藤崎明最后出场的那一话,她似乎明白了,她将永远无法理解小光的世界,她以为自己和小光坐在同一个车厢,她和小光一起成长是理所当然的,却猛然发现原来他们坐的是驶向不同终点的两列火车。她努力学习围棋,升到高中也要加入围棋部,不过是想抓住一点点近藤光那个世界的影子。


而对于我来说,一场持续20本漫画的梦也结束了。陪伴着主角长大的可爱女生不能陪着主角继续走下去,漫画里美好世界的最后一点维系就此断裂,接下来的,就是三卷残酷的竞争了。你可以说这样一个竞争的世界对比世界同样美好,可惜如果你两天从第一卷看到第二十三卷,实在是没法接受这样的落差。


还记得我看完玛格丽特・杜拉斯的《广场》后,很长时间挂心于书中两个虚构角色的未来,只要闲下来就开始想那两个人。现在,这种感觉在我复习完了《棋魂》竟然复活了,我挂心藤崎明,她考上第一志愿的高中了么?我挂心奈濑,她能成为职业棋手么?我挂心成功的人,失败的人,坚持的人,放弃的人,幸运的人,倒霉的人。我挂心最后一卷最后登场的两个孩子,庄司和小冈。


这大概就是日本王道热血漫画的伟大。几乎所有的王道热血漫画的结局都让人怅然若失,都让我们大梦初醒,偏偏就能让我们在庸庸碌碌的现实生活中,拂去我们身上的灰尘和污垢,让我们握紧拳头,看到自己跳动的脉搏,看到我们自己尚未冷却的,少年的热血。明明那么多沮丧,那么多空虚,却想活下去,却想不能继续这样活下去。

6a738269jw1fa64s4hf58j21kw1kw4qp.jpg

第一卷的近藤光与藤崎明,近藤光和藤崎明的最后亮相。






文章转载自新浪微博:@蝌蚪往人

阅读:199       最后编辑于:2017年05月16日

评论

可以输入 140 个字